Monday, January 01, 2007

彪捍的人生不需要许愿

我记得在出国前恰巧看到过一个笑话,那个笑话其实有很多版本,但我看到的那一个当时是最应景的:

有一个普林斯顿的教授一天在海滩上走,忽然发现一个很漂亮的瓶子。他抓起瓶子,揭去瓶口的封印,拔下瓶塞,没想到从瓶中出来一个精灵。

精灵说:“我在瓶里被困了几百年了,感谢你救了我,为了报答你的大恩大德,我决定满足你的一个愿望。”

这位教授非常开心,他想了一想,说:“太好了!那你能不能给全人类带来和平,使人类永远摆脱战争的痛苦?”

精灵说:“这个愿望难度实在是有点太大了,能不能换一个?”

教授有点失望,他又想了一想,说:“那好吧,你可不可以让人类马上就掌握可以控制的核聚变反应的方法,使人类可以自如地使用取之不尽的聚变能源?”

精灵听到这话,半晌无言,最后终于红着脸小声说:“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前面第一个愿望是什么来着?”


过生日几个月前,偶然间就想到生日许愿的问题。那时候已经受过污染,想过许类似世界和平一类的愿望。那样的话老天也许会抱怨:这难度有点太大了吧。那我就换一个,其实我那种不假思索就会冲口而出的愿望,是我真的希望每一个我认识的,见过的,以各种方式与我有联系的人,都能万事如意,都能平安喜乐。既然世界不能达到全局的平静,至少在我这点的邻域实现局部的安宁吧。不过一个人的永远开心快乐就是小概率事件,那么我身边的人群都开心快乐就是小小概率事件了,这个愿望也够老天头疼了。

那么再换个愿望,我希望所有的人,都能乐呵呵地面对生活,都能学会不被现实的纷繁复杂搅扰。这个愿望可行性高多了,我祝愿在我许愿之后,所有的人突然就觉得奇怪:某些过去甚至是多年来颇为烦恼的一件事,好象不是多大的事啊,只要认真做到该做的,事情就能有进展了。我希望大家都能专心致志的去开心,不让烦恼挡住自己的脚步。虽然是希望所有的人都顺利,假如万一不能顺利,我希望大家至少都能学会快乐。或者说希望大家活得很彪捍,彪捍到了不需要许愿的地步!

这个愿望是我讨价还价的底线了,要是再不能实现,我就只能许类似每天洗个澡,下星期看场电影之类的愿望了。

这几天过了一个很热闹的新年和很热闹的生日,收到了很多祝福。真的很感谢所有的人,我每次遇到这种时候,总是会因为觉得自己不知道如何回报而在内心深处感觉到一种尴尬。

2 Comments:

Blogger Shu said...

Sorry for being late...

Happy Birthday! Happy Everyday!

11:19 PM  
Blogger meteo said...

多谢多谢

3:12 AM 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